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1977,我的大學

時間:2016-08-24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鯨木 點擊:
 1977,我的大學

  時針指向了5點,老鐘緩慢而沉重地敲了五下。外邊還是黑蒙蒙的,我翻身起來,洗掉了額頭上的血,涼水浸的傷口生疼。“不能再在家里待了”,我想著,帶著我的寶貝書和我所有的糧票、錢偷偷溜出了門。 出門后我長吁了一口氣,固執而堅決地邁開了腳步。一陣寒冷的風迎面吹來,頭一陣劇痛,我想:“爹下手真重,不就考個試嗎?”
 
     一個多月前,村里的廣播說高考恢復了!我激動的流了淚,我是多么想上大學!但是我的出身不好,我爹是地主成分,群眾推薦從來沒有我的份。有時候看見村長的兒子回來時一臉的驕傲,我就難受的躲在屋里偷偷的哭。平時在地里沒農活的時候,我就躲在屋里一遍一遍的看那已經破爛的書,夢想著有一天能憑著這些進入大學。
 
    恢復高考,天大的好消息,我想把我去考試的消息告訴家里,卻不敢。爹是地主,這十年來沒少挨批挨斗,在“大革命”里最吃虧的就是地主和文化人了,他就是想讓我老老實實在家里和他種地,多賺幾個公分貼補貼補家里。爹知道消息后也問過我,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咋回答,爹又一臉嚴肅地警告我:“哪兒也不許去,老老實實在家種地。”我含含糊糊德點了點頭,啥也沒說。但還是按捺不住想上大學的渴望,就干完活后偷偷摸摸地看點書。
 
    這不,昨天我躲在村子打麥場的麥秸剁后面看,讓我爹抓了個現行。他用那黝黑有力的大手一把把我提溜回家了,他一臉鐵青,一直在抽大煙,一口口的,吐出來的好像不是煙,是他的無奈,他的委屈,他的氣憤。他緩緩開了口:“你老實說你想干啥?”我毫不猶豫的說:“爹,俺想上大學,有出息。”我爹猛然一拍桌子說:“有啥出息,你沒看見那些文化人,你還沒看見你老子過的啥日子嗎?”我心一橫說:“現在時代變了,我長大了,您也不用管我了,我就是要去考試。”我爹氣得臉都扭曲了,順手把手邊的茶碗扔了過來,我躲不及,被砸中了額頭。暗紅粘稠的液體在我頭上涌動,我爹走進看了看我,啥也沒說就背著手走了。
 
    我一夜沒合眼,盤算著已經十二月份了, 還有十幾天就考試了,想考試,眼下只能出走了。
 
    于是,我逃了出來。
 
    凜冽的西北風像刀子一樣割著我的臉,頭上生生的疼,身上瑟瑟發抖,后悔沒多帶件衣裳。我抱書的手不覺又緊了緊。白天我走一段,看一段書。晚上黑模糊的,只能倒地睡覺。我睡在莊稼地里,以前秋天的時候,我經常在地里守夜,對地格外的親近。這樣走了大概三四天,就到了縣城,身上的糧票花的差不多了,我心想“不能再花了,得留著點到考試那天吃。”報完名后,我在城邊上找了一家破廟安身住幾天,最讓我高興的是我在廟里找到了幾根半截的蠟。我手舞足蹈好半天,這意味著晚上我可以辦“大事”了。
 
    到了之后的第三天,我餓的實在沒氣力了,就躺著睡覺,而得翻來覆去地睡不著。半晌,進來一個歇腳的和我爹差不多大的人,看見我吃了一驚說:“哪里來的娃兒,你在這里干啥?”,一陣酸楚涌上心頭,我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心想考個試咋這么難!這副蠟黃的模樣嚇壞了他,他一臉窘迫地說:“娃兒,你別哭啊,有啥難處跟叔說,叔幫你排解排解。”我邊抽噎邊說:“叔,俺想參加高考上大學啊……”,聽完后,素未謀面的叔把他身上預備的干糧全給了我,怕我不要還說:“叔還有糧票,娃兒你收著吧,以后與出息了比啥都強。”拍了拍我的肩膀就走了,我又不禁流下了眼淚。
 
    幾天后,在一個大雪紛紛揚揚的寒冬日子,我揣著一顆炙熱的心,頂著凜冽的風昂首挺胸地走進了考場。
 
    1977,寒冬時節,就這樣,我進入了我的大學。

作品集鯨木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1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