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玄幻|武俠 > 傳統武俠小說 > 明末女俠啟示錄 > 第一卷 > 第三十零章 少林大力金剛掌
第三十零章 少林大力金剛掌



更新日期:2020-02-06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阿彌陀佛!臭道士,竟敢斬殺我少林弟子!”此聲音宏亮響徹整個山谷,可見此人內功深厚。玉簫真人循聲望去,只見一個身披袈裟的和尚翩然而至。近看時發現大和尚卻隨身不帶任何兵刃,只是雙手把玩著胸前的佛珠。
大和尚一抖袈裟來到眾人面前,這時義軍便提刀霍霍戒備起來。大和尚蔑視的看著玉簫真人,憤然說道:“臭道士,不要仗著人多就大開殺戒!我佛門弟子慈悲為懷,只不過是超度這些凡夫俗子,你又何必插手呢?”
玉簫真人定睛一看,微微笑道:“我當是哪個賊禿驢?原來是少林叛徒衍空和尚!眾人皆知你投靠朝廷,霸占甘露寺,屠殺僧侶,作惡多端。既然今天你來了,休想再從貧道手中溜走!”
衍空和尚聽罷哈哈大笑,傲氣說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臭道士有什么本事?”
沈瓊枝見這和尚如此囂張,憤憤說道:“賊禿驢,不要把話說滿了,你不怕我們人多嗎?任憑你武功再高也難擋眾人之手吧,信不信把你剁成肉醬!”
“小姑娘,你口氣倒不小,我不與你口舌之爭。貧道素來獨來獨往,倘若你們合伙贏了灑家,也算不得什么江湖好漢!如果單打獨斗,你們任何一人贏了我,我便退出江湖”衍空和尚說完鄙夷的看了大家一眼。
玉簫真人聽罷,呵呵一笑說道:“算你還有點血性,其實隨你而言無所謂什么江湖道義,但是貧道也不會輸與你!”
“難道你們會群起而攻之嗎?”衍空和尚內心甚是慌亂,但是以他個人的武功想要逃脫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F在逃脫豈不是丟人臉面?
玉簫真人為了不讓衍空和尚逃脫,便答應他一對一打斗。蘭馨見狀想要前去迎戰,卻被白眉道人攔下,說道:“蘭姑娘且慢!先讓我的徒兒陪他走幾招。”說罷一揮手示意小道士打頭陣。
衍空和尚一看,你媽這不是群毆的架勢嗎?十個小和尚對付我老人家一個人,太不公平了!轉念說道:“臭道士,我們事先說明,要是誰先贏了,誰就退兵。我若贏了你們,闖王人馬退出巴蜀如何?”
玉簫真人捻了一下胡須,笑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三局兩勝如何?”
“好!出招吧!”說罷,衍空和尚已做好迎戰準備。
這時,眾道士手拿戒刀把衍空和尚圍了起來。其中一個道士喊道:“開門見山!”但見小道士們依次輪換循序,變化行走步伐。
衍空和尚驚呼道:“原來是峨眉派的十絕陣法!”
這套陣法因為失傳已久,玉簫真人前幾日才在仙人洞發現此秘笈,所以招式盡會,配合不佳,所以威力尚淺,不能夠對衍空造成什么威脅。此時衍空雖被小道士忙活的暈頭轉向,卻未曾造成傷害,轉念一想,不行,這是老道士在消耗我的體力!想到此處,故意漏出一點破綻,道士們一見機會來了便奮力向前使出一招“排山倒海”。此盡力十足,勁風所到之處,路邊樹葉紛紛落下。
衍空和尚嘿嘿一笑,猛然脫下袈裟向眾道士扔去。眾人見狀茫然躲閃以為有什么暗器。
衍空和尚大吼一聲:“大力金剛掌!”,接著連發數掌擊退眾道士。幾位小道士躲閃不及,中掌后吐血昏厥過去。沈瓊枝拉著初八急忙跑過去,然后脫掉道士道袍,只見胸前落下嘿嘿的掌印。
沈瓊枝對初八說道:“初八兄,扶正了身子,我要給他們針灸!”
“你什么時候成了大夫了?”
“少廢話,注意我下完針,你趕快把他們的黑血擠出來!”
“好,好!”初八連忙答應著。
只見沈瓊枝在腰間掏出一個荷包,打開后,只見大大小小各種銀針布滿布袋。她挑選了一根毫針對準黑色掌印扎了進去。緊接著用手輕輕一彈,然后再用手指一捻黑血便順著針眼流淌下來。拔下銀針,初八用力擠壓黑血,不長時間這些中掌的道士都蘇醒過來。
玉簫真人驚喜道:“沈姑娘好針法!莫非這是還陽神針?”
沈瓊枝拱手道:“仙長說的不錯,這是家傳的還陽神針!”
衍空見狀哈哈大笑起來,輕蔑說道:“十絕陣法不過如此!我看你如何救得完!”
玉簫真人慢慢走向前,說道:“禿驢好狠心,傷我弟子,看我如何收拾你!......”還未能把話說完,衍空一招“ 猛虎推山”便向白眉道人襲來。
玉簫真人拿拂塵一掃,化解了和尚力道。接著用手一抖拂塵,竟化作一柄長矛,點刺衍空胸部,此招如蜻蜓點水輕盈巧打。
“鳳凰展翅!”衍空和尚騰空而起,接著手在空中一甩,長袖竟然飛向白眉道人拂塵擋飛,竟然把路邊石擊的粉碎。
“流云飛袖!”蘭馨驚呼道。
“算你有見識!還知道流云飛袖!”
玉簫真人的峨眉拳法變化莫測,只見他動中有靜,靜中有動,虛虛實實,真真假假。一會兒龍行虎步,雞身猴形;一會兒五掌七拳,鵬盡鳳騰!瞬間把衍空和尚弄迷糊了。
衍空和尚此時急得哇哇亂叫,因為他招招落空。
玉簫真人忽然豎發一頓足,但見巖石迸裂,瞬間飛沙走石。揚起塵土把衍空籠罩起來。
衍空和尚掩面之時忽然一個趔趄跌出仗余。玉簫真人瞅準機會一腳踢中衍空面門,頓時流血不止,大喊:“臭道士你暗算我!咱們沒完!”
衍空說罷,翻身逃離眾人,片刻間消失在森林深處。
初八帶士兵正想追趕,蘭馨說道:“窮寇莫追!即使追上你們也是他的對手。”
紅娘子便再次整理大隊人馬,發現損失兵馬太厲害了,就依剛才大家所商議計策先讓江湖人馬前去探路,自己留守看護軍隊。玉簫真人便把小道士們留下保護紅娘子。
蘭馨上路之前和紅娘子約定以信鴿聯系,前方沒有危險便再前進不遲。
第二日,大家行進途中討論起沈瓊枝的醫術來。蘭馨雖然和她一起同拜玉磯師太太門下,真的還不知道師妹竟然會中醫的針灸針法。初八更是羨慕的不行,左右纏著沈姑娘問什么時候可以教他針灸。
當玉簫真人得知蘭馨姐妹是天山派的弟子時,對二人更加刮目相看。
中午時分眾人行至獅虎嶺。此處樹林郁郁蔥蔥,不時傳來幾聲動物的叫聲。“這是什么聲音?”初八邊喝水邊疑惑問道。
“聽聲音不遠,像是什么猛獸一般。仙長,您聽出這是什么聲音了嗎?”蘭馨也甚是不解問玉簫真人。
玉簫真人認真聽了一番,說道:“我在峨眉這么長時間也未曾聽到此聲音,不過倒是像猛虎的吼叫聲。大家小心為妙。”
“猛虎!這好端端的哪里來的猛虎?”沈瓊枝驚訝道。
蘭馨說道:“我們抓緊上路吧。謹防有變。”
這時突然有人大喊一聲:“哪里走?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說話間道路中間并排出現十個人擋住去路。
但見這些人打扮穿著鬼魅,其中一人頭戴烏紗帽,身穿大紅袍,腳踏皂靴, 左手執生死薄,右手拿勾魂筆,相貌丑陋,看樣子要奪人魂魄。其他眾人便是小鬼打扮,有拿燈籠的,又油紙傘的,兵刃五花八門。
玉簫真人見狀哈哈大笑道:“原來是鬼面判官崔玉生!你這江湖采花賊,老夫今天要為民除害!”
鬼面判官崔玉生那筆一劃,拿出一張紙,說道:“老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們是各盡所需啊,那些小娘子跟我風流快活高興還來不及呢,怎么這么說呢!”說完嘿嘿一笑拿判筆直取玉簫真人咽喉。這只判官筆乃精鋼所制,筆頭和筆桿鐵鏈相連可長可短,短近距離收發自如。
其他小鬼見勢紛紛想眾人進攻起來。蘭馨和沈瓊枝用玉女劍法尚能應付自如,逼退這些小鬼近不得身。
初八兄武功不抵這些魑魅魍魎的招式,所以慢慢體力不支敗下陣來。 一個小鬼手握一直燈籠向初八前胸襲去,蘭馨手疾眼快掏出柳葉飛刀打在燈籠上,哪曾想燈籠此時和手提桿霎時分離,這燈籠帶著鐵鏈繞過初八叢后心炸裂開來,鋒利竹篾貫穿而入!
緊接著,小鬼把手中燈籠桿往前一推,直插蘭馨前胸,初八見勢推開蘭馨用力一擋,燈籠桿又從初八前胸插入。初八登時口吐鮮血,仰在蘭馨懷里。
“初八!初八!”蘭馨嘶聲喊道。
初八在蘭馨懷中微微一笑,說道:“我,我......”話未說完便閉上了眼睛。蘭馨忍痛放下初八,用玉女劍法消掉小鬼提燈籠那只手臂。小鬼疼的吱呀亂叫,慌亂之時又少了一條腿,頓時倒在地上動彈不得。沈瓊枝見狀氣不過,飛將過來,一腳把這小鬼的腳踝踢的粉碎。
判官一看死了一個小鬼,招式更加咄咄逼人。玉簫真人擊拳以氣摧力,快而有力,發腿似野馬飛蹄,掌指點穴似離弦之箭,順勢用拂塵削掉判官紅袍。判官翻身離開仗余,拿出生死簿,用力拆成數頁,然后用手一撥,片片紙張如同鐵片一樣向玉簫真人面部飛來。
玉簫真人抖動拂塵,塵須將紙張悉數串在一起,接著用手一彈,厲聲說道:“走!”數片紙張從不同角度飛向判官。崔玉生躲閃不及,頭上烏紗帽被削去半邊。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 北京pk拾在线计划 排列3开机号 秒速赛车app下载安装 河北11选5任一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网一定牛北一 重庆时时彩皇家软件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江苏十一选五手机版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