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青春|言情 > 古裝言情小說 > 傾世獨寵:愛妃是首富 > 正文 > 第十九章 免死金牌
第十九章 免死金牌



更新日期:2020-01-07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溫暖懂了,這女人這是打算耍賴?

這時,聽到顧一寧話的人也紛紛開口了,有說她耍賴的,有說她言之有理的。

“呵~”一聲輕嗤聲響起,接著傳來曼盛琛嗤笑聲,“輸不起就不要賭!

這句話像一把利劍一樣直插顧一寧的心窩,痛得她差點站不穩。

白柔柔這時幫腔,“本就不公平,太子殿下的笛聲可比溫小姐的琴聲歌聲好聽多了,說不定評審們是看在太子殿下那笛聲才給的票呢!”

溫暖不想自己像個傻子一樣站在中央,于是坐下后說:“那我就重新獨奏一曲吧,讓評審重新點評!

“可以!边@里畢竟是宮宴,上面還有太后和帝后他們都在,顧一寧也不敢做得太過了。

加上她不信溫暖的琴藝這么了得,這一曲還不知她練了多久,再來一曲她未必能這么厲害。

溫暖坐在古箏前想了一下,最后選擇彈奏《將軍令》中的一段,十指翻飛琴聲繞梁。

突然一股肅殺之氣從琴聲沖出,襲向四面八方,似有千軍萬馬在集結。

突而又像沙場上兩軍對壘,場面壯闊宏大,百萬雄師兵臨城下。

溫暖蹲坐在那像位將軍一樣氣勢凌厲,帶著冷冽的殺氣,在戰場上橫掃千軍,斬兵擒將,把敵方殺得片甲不留。

鏘……

最后琴聲落下,溫暖松了口氣,而眾人還沉醉在這節奏緊張,樂律激昂的琴聲中,金戈鐵馬的戰場中。

“好!朕重重有賞!

這話是曼錦南說得,抬眼看向不遠處小小的人兒,又開口道:“不愧是鎮北將軍的掌上明珠,一首曲子猶如上陣殺敵威風凜凜,聽著便讓人心情澎湃熱血沸騰,恨不能向前沖鋒陷陣!

皇上話一出眾人也就紛紛回神了,坐在皇上下首不遠處的溫品衡傲嬌的笑了,他的女兒從來就不差。

曼盛琛也沒想到,她一個弱女子既然彈奏出如此激越激昂又振奮人心的曲子。

她能想象出琴聲的意境,刀光劍影,戰馬嘶鳴的戰場上,她臨危不亂,一路過關斬將最后旗開得勝。

剛只看到她十指不斷的翻飛,卻看不清她如何撥弄琴聲,可見那速度飛快得讓人捕捉不到。

看著還在呆愣的人,他出口提醒,“還不快去皇伯父那謝恩!

“哦!睖嘏酒饋硐蛑罡呶蛔呷,縱使心里緊張,可她臉色卻一臉的平靜,端的是步步生蓮。

“寵辱不驚,這孩子不錯!被屎笤诨噬隙吙淞艘痪。

太后瞥了一眼皇后,但也沒出聲,畢竟人家琴藝出色大家有目共睹的。

皇上滿意的點點頭,人走近了,他才看清容顏,只是那熟悉的盛世美顏,讓他愣住了,心瞬間因驚喜,激動跳動起來。

可因她一句話,他回神了,她終究不是她,她已經不在這世上二十年了,眼前的人不過是有七分像她而已。

溫暖走到下首謹慎跪下,開口謝恩,“臣女謝皇上隆恩!”

“平身吧!”皇上手虛托了一下,又像聊家常一樣問:“叫什么名字!

“回皇上,臣女叫溫暖,家中排行第五!

“溫暖……”皇上喃喃的喊了兩邊,笑道:“這名字不錯,能給人帶去溫暖是件好事!

溫暖昂頭仰望著上面的中年男人,縱使歲月無情,可從那張威嚴的俊臉中可以看出,年輕時絕對是個美男子。

說話雖中氣十足,可臉色有些蒼白,可見是真的生病了。

“皇上謬贊了!

“想要什么賞賜?”

“長者賜,不可辭!既然皇上都這般說了,那臣女便討個免死金牌吧!”

溫暖這話說得,好像是皇上硬要給她,而她不得不要似的,別人怎么聽都覺得她虧了。

曼盛廷只覺得這小妮子有趣,看來以后曼城要熱鬧了。

曼盛琛聞言也嘴角彎彎的,這丫頭是打算哪皇伯父開刀!

“哦,何為免死金牌?”曼錦南可是第一次聽聞這免死金牌,伸出身子好奇的問。

“就是不管犯了何等罪狀,有了免死金牌就能避免一次殺頭之罪,也就是說多了一條命。

臣女自小在邊疆長大,無拘無束野慣了,這皇城繁文縟節規矩甚多。

聽聞皇城里的人動不動就把人杖斃,五馬分尸什么的,臣女怕自己沒個輕重把人給得罪了,屆時怎么死都不知道,所以臣女請皇上賜多一條命!

溫暖之所以想要一塊免死金牌,不過是想著以后嫁入皇室,還不知會不會被人陰了。

畢竟皇宮可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所以為了小命著想,提前要一條命吧!

曼錦南望著那張熟悉的容顏,拒絕的話怎么也說不出口,“好,朕準了……”

“皇帝,一等功臣都未有這等殊榮,她不過是彈個曲子而已,賞賜些物什就好了!

曼錦南話還未說完,就被太后給打斷了。

“母后,這事朕有分寸!

曼錦南對著太后安撫一笑,畢竟做了幾十年的帝皇,這點威嚴還是有的,眾臣面前太后不敢駁了皇帝的面子。

曼錦南又看向溫暖,慈祥一笑,“小暖!你這要求朕準了,待內務府把金牌做好,就送到你手上!

“謝皇上隆恩,愿皇上龍體安康,壽與天齊!

“好,回去吧!”

溫暖福了下身,后退了五步,這才轉身往曼盛琛走去。

連皇帝都賞賜了,這場琴藝比賽不用說,也知道誰贏了。

顧一寧雖生氣,可也知道人家確實比她有實力,與白柔柔對視一笑,又笑了,她就不信琴她會,其他的呢?

溫暖回到曼盛琛身邊,這才剛坐下,又聽到自己被點名了,“聽聞溫國公府五小姐妙筆生花,一朵荷花畫得栩栩如生,不知敢不敢跟我比劃一下,也讓大家見識一下你是如何妙筆生花的!

溫暖真的好想爆粗,你妹的,你們都是從哪聽聞的,我也去聽聞一下。

可也知道,這些人找茬不過得找個借口而已,既然來了,那就應戰吧!

嫁入皇室以后少不了參加宮宴的,這次讓她們心服口服,以后就不敢找自己的茬了,一勞永逸何樂而不為?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