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人與器物

時間:2020-04-0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雪小禪 點擊:
人與器物

 
  喜歡逛舊物市場。逛這種市場的多是中老年人。人到中年,心境漸漸老下來,如秋后的柿子,經了霜凍,反倒甜了,形狀不似年輕時那樣鮮美,卻自有一種踏實與樸素。
 
  那些質樸的、古拙的、敦厚的器物讓我歡喜。就像喜歡日本那種清簡的情調:草不著色、紙不印花、木不涂漆。那種樸素讓人心動、心疼。讓人想起川端康成筆下的雪國,冰清的少女,殉情的少年。
 
  淘過一件粗木家具。有明顯裂紋,上面的雕花全斑駁了,桌面上還有油點。誰曾在上面擺過東西吃過飯呢?朋友建議我涂上清漆,這樣看起來會新一些,我執意不肯。那上面的氣息有人間的煙火味道,用起來并不隔閡。
 
  那些貴氣的、流光溢彩的東西不能打動我。植物,我不喜歡大花的絢麗,小花小朵更耐人尋味。器物,越是低調憨厚,越是簡樸,格調便越高——八大山人的畫簡約,但模仿者終不能畫出其味,是因為內心太繁蕪。
 
  還淘過一只粗瓷碗。敦厚得都顯得羞澀了,像陜北漢子。古樸的舊、細細的裂紋,里面印著蓮花。索性用來養了一枝綠蘿。綠蘿長在老瓷碗里,萌出的新綠像枯木逢春。
 
  一個人對器物的審美與心態都映照了他的內心。那些華美繁豐的器物,它們的主人也有侵略感和挑釁做派,他們家一定是金碧輝煌的——燈要千頭,墻面貼滿玉石,門要純銅。連保姆的眼神都閃著大理石的冷光。
 
  我喜歡那樣的家——四白落地,掛一張淡雅的山水畫。屋頂用木頭條釘成。木要原木,不上色。窗簾是亞麻的,有淡淡的紋理。器物要又老又舊。窗邊擺著古陶,笨笨的樣子,里面插著殘荷、菖蒲、蘆葦……家具是舊的,老木匠用最老的方式打制成的,幾乎沒有光澤。一面墻全是書,書五成新,有的還殘破了,沒有那種幾十本成套燙金的書。每本書都是仔細挑來的,自己曾經在上面涂涂畫畫。
 
  喝水的杯子也是素白的。茶要清。坐在窗前發呆,聽著黑膠唱片,窗外種了法桐兩棵、銀杏一棵、海棠一棵、山楂一棵,一轉身可以聽見云雀在叫,那叫聲是綠色的,染著屋內的老器物。那些器物漸漸有了主人的性格——不張揚,卻自有獨特的溫度與氣質。
 
  那樣的日子是有肌理的。那些器物,在肌理的最里層,散發著只有我能看到的光。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