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反精神病學家面臨的挑戰

時間:2020-04-0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凱瑟琳·泰勒勒 點擊:
洗腦心理學(全文在線閱讀)   >   描述性標簽并不能提供因果認知。
  
  
  
  羅伯特· L.泰勒,《精神還是肉體》
  
  
  在第1章中,我們已經提到了有關“洗腦”一詞核心字面含義的比喻:用水洗滌和凈化。接下來我們要討論另一個密切相關的比喻:治愈。自“洗腦”一詞誕生以來,很多類比都把洗腦和治療變態心理聯系在一起。
  
  
  醫生和惡魔
  
  
  
  眾多評論家都強調過心理學、精神療法和精神病學中“精神療法”的手段與洗腦及其前身——刑訊——所采用的強迫性手段之間的關聯性。這種關聯還有一種表現形式:實施強制手段去說服他人的人會有意利用醫療模式來為他^的行為找到正當理由,向其“病人”(即被洗腦者)描述說,這樣做是為了他們好。這種“治療”和“健康”的措辭還可能結合其他模式。一種常見模式是福音派宗教改造中的“罪過”和“懺悔”之說,宣稱目的是拯救患者(或被洗腦者)的靈魂。另一種模式是“斗爭”之說:即治療者(或洗腦者)試圖控制或腐蝕患者(或被洗腦者)的敵對勢力(或敵對思想意識),斗爭目標是將患者(或被洗腦者)從種種錯誤的信條中解放出來,實際上就是奉行了圣約翰的名言“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第8章32節)。不用說,洗腦者將真理視為其進行思想壟斷的一種計謀。
  
  喬治·奧威爾對語言的力量一直有著極其清醒的認識,他為我們提供了濫用權力者如何利用“美德”模式(如治療、救贖、解放)的清晰例證。例如,在小說《1984》中,拷問溫斯頓·史密斯的奧勃良在向溫斯頓描述黨的目標時就明確地運用了醫療模式。“你要我告訴你為什么把你帶到這里來嗎?是為了給你治病。是為了讓你神志正常!溫斯頓,你要知道,凡是我們帶到這里的人,沒有一個不是治好走的。我們對你犯下的那些愚蠢罪行并不感興趣。黨對外在行為不感興趣,我們關心的是思想。我們不單單要摧毀敵人,還要改造他們。”
  
  
  反精神病學家面臨的挑戰
  
  
  
  醫生們常常要面對來自行業內部的批評。在面對米歇爾·?“把工廠、學校、軍營和醫院這些機構弄得像監獄一樣,這豈不奇怪?”的反問時,一些心理健康的業內人士會回答道:“這一點也不奇怪。”對?乱约岸兰o六七十年代諸如 R.D.萊恩和托馬斯·薩斯等反傳統精神病學者來說,將一個人劃定為精神病患者的種種過程的主要目的并不是為了治療,而是國家針對那些有社會反常行為的個體(強制地)行使權力。這些批評家認為,“不得不生存在社會中”這一事實給那些無法處理好社會關系的人施加了諸多壓力,使得他們做出令自己和他人都很苦惱的行為。萊恩甚至將精神分裂行為定義為“一個人為了能在某種難以生存的情境下生存而采取的特殊(行為)策略”。理想情況下,“治愈”這類人即意味著變革社會,消除有害壓力;但相比之下,另一種方法卻要簡單得多,即將社會壓力的受害者界定為行為異常、精神失;蛴芯窦膊〉娜巳。這種措辭給這類人貼上“非人”的標簽,羅伯特·利夫頓在第1章中就告訴了我們,這樣做是很危險的。這不僅剝奪了這類人的權利,將他們送進精神病院,(并/或)進行強行治療(理論上是為了他們的利益,但主要是為了社會的便利),而且為了保持更大范圍“正常人”對于純潔的需求,必須剔除這類“非人”。正如托馬斯·薩斯所言:
  
  
  
  今天人們普遍認為:就像患了肝病或腎病的人一樣,一些人患上了由心理或性格所致的疾;患了這種“精神疾病”的人在心理和社會地位上都低人一等;人們認為,由于“精神病人”很可能無法“了解哪些東西最符合他們的利益”,所以必須由其家人或國家來關照他們,哪怕這種關照意味著違反他們自身的意志,對他們強行干預,或將他們禁閉于精神病院中。
  
  
  
  我認為這一整套相互關聯的概念、觀念和做法都是錯誤的、違反道德的。
  
  
  
  薩斯,《制造瘋狂》(The Manufacture of Madness),第XV頁
  
  
  薩斯的意思并不是說“怪異的”行為不存在,他甚至也不是說有著怪異行為的人可能不想或不需要幫助,以求像莎士比亞的戲劇人物麥克白那樣“從記憶中拔去一樁根深蒂固的憂郁,拭掉那寫在腦筋上的煩惱'薩斯認真地解釋道,他的批評并非指向心理治療或者“契約性的精神治療”,因為在這樣的治療中,病人自愿地簽訂合同,并向治療醫師支付費用,以便直接獲得心理健康服務;而且,使用暴力或欺詐手段的治療醫師將受到相應的處罰。薩斯的批評所針對的是他所稱的“公共機構式精神病治療法”,因為“公共機構的精神病醫師屬于公職人員,由私人組織或公共組織(而非其表面上的‘顧客’)對他們的服務給予報酬;其首要社會特征是使用暴力和欺騙性手段”。他主要反對的是這種治療的強制性——認為只要個體有反常行為,外界就有充分理由剝奪他們的自由。正如萊恩評論道:“就對物種生存的威脅程度來說,經過精心調教的轟炸機飛行員比在精神病院里被騙說體內有顆定時炸彈的精神分裂癥患者大多了。”
  
  25年后,羅賓·道斯在他的《紙牌屋》( House of Cards)—書中提出了類似的擔憂,他認為心理治療和精神療法中有太多的內容建立在可疑的科學基礎之上。在談及美國心理學協會(APA)對其從業人員的授權過程時,道斯指出: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