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中國式房奴(第30章)

時間:2020-04-0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尚洪洲 點擊:
國式房奴(全文在線閱讀)> 第30章

火車是在一個有星星的夜里行駛,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可是我和劉娜一點困意都沒有,在這個小小的列車員“房間”里,我們談笑風生,旗鼓相當,互侃100回合有余,難分高下。

我心里一直揣著一個致命的問題,也是我戰勝劉娜的法寶,那就是她為什么要當著她老公的面說我是在河南工作,我猜,劉娜說我在河南,肯定想開脫什么。

我想好了一切應對方案,如果我的問題提出來,劉娜并不刻意回答的時候,那就說明她是在潛移默化地告訴我,她其實不想說,而有些事不想說就是默認。

比如說,戀人中的男方,對著女方姑娘的嘴巴說,我想吻你,女方不回答這個問題,那就說明是可以吻了,只存在一個膽大不膽大的關系;如劉娜回答我,她是記錯了,才說成我在河南的,那也只能說明,劉娜是自欺欺人,不敢去承認問題而已,這個時候我就可以主動攻擊,又比如說,還是剛才戀人中的那個男方,對著女方姑娘的嘴巴說,我想吻你,如果女方說,不要,我沒刷牙,那就說明,她是在對男方說,如果你不嫌棄我沒刷牙,就來吻吧;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劉娜會主動承認,她是故意說錯的,她的意思是不想讓她丈夫誤會。

我們是在火車上遇見的,如果劉娜真的這樣回答,那我也就真沒戲了,就好比,剛才戀愛中接吻的那個男方因為主動吻了那個女方姑娘一下,被人家姑娘抽了一個大嘴巴子。

我因為把什么結果都想到了,一切了然于胸,于是便有了勇氣,外面的天很黑,車廂里洋溢著浪漫,而這個列車員的小“房間”更適合調情,天時、地利、人和我都占了上風。

我開始小心翼翼地小聲地問劉娜,前天在你家吃飯的時候,你為什么對老公說,我在河南工作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直都在武漢,難道你有什么難言之隱。

這個時候我用難言之隱這個詞是有目的的,我想讓劉娜把我想成藍顏知己,然后去化解這個難言之隱。

劉娜的回答并沒有出乎我的意外,屬于我所想的范疇之內,我被她活生生地抽了一個嘴巴子。

劉娜是這樣對我說的,我只是不想讓我老公誤會啊,你想啊,如果我說你在武漢工作,他心里肯定會想,我們一定是在火車上遇見的,而我以后又會經常跟車去武漢,他能寬心嗎。

劉娜在抽完我嘴巴子以后,又給我一枚甜棗,讓我吃在嘴里像糖豆,挺甜的,劉娜說,我這樣和他說的目的,還不是為了以后和你聯系方便一些,如果他知道你在武漢,那我以后就跟不了這趟車了,我們再想見一面就難了,老同學不見面多難受,是吧,她把老同學這兩個字故意說的很委婉,讓我覺得同學前面應該加雙引號。

我告訴劉娜說,你知道我為什么要告訴你老公,我快結婚了嗎。劉娜說,你不說我倒忘了,你不是告訴我你是單身嗎,怎么冒出個結婚啊。

我告訴劉娜,我的結婚也是杜撰的啊,那樣說,還不是和你的意思是一樣,不過也確實曾經差點就娶了。

我對劉娜簡單說了說和趙小婭之間的故事,說我們是如何網戀啊,說趙小婭對曾經那段苦日子的不滿啊,說趙小婭是如何把我給拋棄的。

我和趙小婭的故事,聽得劉娜在那里一會托腮,一會撓頭的。

劉娜對我說,你們的網戀真浪漫,怪不得這么多人想網戀呢,可憐我們列車員啊,摸摸電腦都沒時間,不過你們分手真是怪可惜的,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為什么要分手啊。

我對劉娜,這就是現實生活啊,生活中總有著不如意,總有那么多說不出來無奈的理由。

劉娜很贊同我的觀點,她說,那倒也是,誰家沒有一本難念的經啊。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