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龍尾堡》第二十七章

時間:2020-04-0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嚴步青 點擊:
龍尾堡(全文在線閱讀)  >  第二十七章


    西安舉事成功后,陜西義軍成立了秦隴復漢軍政府,李瑞軒率領的關中刀客用手中的大刀片子在戰斗中殺出了威風,被任命為陜西民軍第六協第十標統帶,馬山虎為參將,楊雄飛為副官,統領臨晉一帶事務。李瑞軒接到任命正要率部向臨晉縣開拔,突然接到軍政府命令,由于清兵反撲,潼關戰事吃緊,命其部快速馳援潼關。李瑞軒認為,自己的部隊不過千余人,而清兵幾倍于陜軍,要想擊退清軍,必須補充兵員,于是命馬山虎和楊雄飛率部火速馳援潼關,自己則帶幾個隨從去蒲城、大荔、合陽一帶召集昔日刀客,擴充隊伍,積聚力量,準備在潼關和清兵決戰。嚴裕龍本想隨李瑞軒同去,卻見李瑞軒說:“裕龍兄,以前我們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自省城起義消息一出,各縣紛紛響應,關中四十余縣數日之間,莫不義旗高舉,因此瑞軒以為滿清政權不日即將土崩瓦解?扇缃袂灞扇ב先靖西路之亂,以固根本,然后再圖東南’的對策,派出精銳人馬分東西兩路,從河南、甘肅分別進犯夾擊陜西義軍。如今西路軍和清軍相持于禮泉、咸陽一帶,東面潼關也正在激戰,形勢十分危急。再說義軍內部,一些土匪歹人或刀客敗類趁機以義軍的名義出現,大肆搶劫,奸**女,聽說黃河灘的土匪麻老九也以義軍的名義在臨晉舉事,自任為臨晉縣縣長,對于這些土匪也必須盡快肅整。”說著把一卷印有告示的紙遞給嚴裕龍說:“裕龍兄一路要途經大荔、平民、臨晉三縣,請將這些告示沿途張貼,另外回到臨晉后代表我警告麻老九,命他肅整部下,搞好地方治安,如果其仍是匪性不改,燒殺淫掠,我李瑞軒絕放不過他。”李瑞軒把嚴裕龍和邱鶴壽送過渭河,三人互道珍重,然后各自上路。嚴裕龍一路在沿途張貼李瑞軒交給他的秦隴復漢軍政府的安民告示:“諭示商民,各安本分,若有土匪,搶劫奸淫,派兵剿滅,立斬不容。”在沿途,革命黨人在許多關口都設了哨卡,盤查過往行人,強行剪去男人的辮子,嚴裕龍和邱鶴壽自然不能幸免。

    聽說嚴裕龍從省城回來,郭明瑞、馬云起、王媒婆、郭丁山、郭笠生等龍尾堡人紛紛來到嚴家打聽消息,看到嚴裕龍、邱鶴壽的頭頂已沒有了辮子,一個個驚得目瞪口呆。嚴裕龍笑著對眾人說:“義軍要求所有男人都剪辮子,無奈之下我們只好剪了,剛剪完時我們也覺得別扭,可幾天過后,覺得還是剪了好,行動起來方便,也不用每天花費時間梳頭編辮子了。”馬云起說:“留辮子是祖宗立下的規矩,沒有了辮子死后如何面對列祖列宗?”“是啊,沒有了辮子,死后有何面目見列祖列宗。”幾個老人跟著說道。

    話題很快引到了西安舉事,郭明瑞問:“裕龍,聽說西安舉事,慘不忍睹,西安城內專供滿人居住的滿城被攻破以后,無數的旗人,上至官員將軍,下至士兵,全部被殺,一時間滿城火光沖天,血流成河,血順著城墻一直流到地面,十分凄慘,不知這些消息可否屬實?”

    嚴裕龍說:“打仗嘛,肯定要死一些人,可是遠遠沒有明瑞聽到的那么殘忍。”說到這嚴裕龍問郭明瑞說:“聽說臨晉幾天前就宣布光復了,臨晉的情況怎么樣?”郭明瑞說:“臨晉是個小縣城,那些滿人和守城的旗兵聽到西安舉事的消息,早就帶了家小棄城而逃,因此革命黨人一宣布起義,臨晉縣即宣布光復。臨晉起義,兵不血刃,沒有出現西安起義時那種血淋淋的場面。”

    嚴裕龍再問:“那些革命黨都是些什么人,起義后有沒有發生搶劫盜竊之類的事情?”郭明瑞說:“聽說是黃河灘的土匪麻老九,不過舉事至今,義軍倒是紀律嚴明,沒聽說有過劫掠之類的事。”聽了郭明瑞的話,嚴裕龍懸著的心一下子放了下來。卻見郭丁山急急忙忙跑進來說:“快去看啊,那麻老九要在縣城殺人了。”聽了這消息,嚴裕龍心頭不由再次緊張起來。

    原來,黃河灘的土匪麻老九聽說西安舉事成功,就聽從軍師王寅文的計策率領手下不發一槍一彈占了臨晉城,宣布臨晉光復。那麻老九開始的時候還聽從王寅文的勸告,嚴厲約束手下,對百姓秋毫無犯,可是幾天下來看看沒有一點動靜,麻老九就再也坐不住了,對著王寅文大聲吼道:“要我說,革命就是驚天動地的事,總得殺點人,放點火,搞出一點動靜吧,就像人家西安舉事,殺得是尸橫遍地,血流成河。還有人家項羽當年滅了秦國,不就一把火燒了阿房宮,那才叫痛快?墒俏衣殒偽渑R晉舉事,你這個軍師卻連個屁都不讓放,憋死我了,這樣下去有誰知道臨晉還有我麻鎮武?”

    王寅文知道阻止不了麻老九,于是說道:“既然這樣,那就搞出一點動靜吧。”麻鎮武問:“怎么搞?”“那就殺幾個人唄。”聽了王寅文的話,麻老九不由“哈哈”大笑,高興地說:“哈哈哈哈,我麻鎮武終于可以殺人放火搶東西了。”王寅文說:“人可以殺,但是不能亂殺,更不能放火和搶東西,因為我等要干的是大事……”麻老九知道王寅文又要給他講大道理,于是不耐煩地說:“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聽說革命黨要處決犯人,惹得城里城外四里八鄉的人都來到縣城圍觀,整個場面人山人海,十分熱鬧。頭戴大蓋帽,一身戎裝的麻老九和身穿西服馬夾、頭戴禮帽的王寅文站在高高的臺子上,顯得威風凜凜。臺子下面的木樁上則是一溜綁著十幾個人,他們是以前城里打更的更夫、給縣衙看門的、挑水干雜活的、做飯的,還有一個捕快。先是由王寅文宣讀罪狀,然后隨著麻老九一聲令下,隨著劊子手刀光一閃,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已經落地,人群于是傳來一陣驚叫。

    “刀下留人。”就在麻老九正要下令殺第二個人時,人群外突然傳來一聲巨大的吼聲,令所有在場的人不由大驚,“難道是有人劫法場了?”麻老九和他的手下更是拔出刀槍,如臨大敵。卻見兩個手無寸鐵的人撥開眾人走進人群。那兩人徑直走到高臺下面,立刻被手持刀槍的麻鎮武的手下圍了個嚴嚴實實。麻老九更是火冒三丈,拔出手槍就要殺人,卻被王寅文攔住了。王寅文不相信臺下這倆平民裝扮的人會劫法場,于是站在臺子上威而不怒地問道:“請問二位何人?為何闖入法場?”嚴裕龍說:“在下嚴裕龍,要求麻縣長刀下留人。”“唉呀,果真是嚴先生嘛。”臺上的麻老九這才認出了嚴裕龍,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于是看了王寅文一眼,就見王寅文搭話說:“嚴先生,你是一個支持革命黨的人,而且當年還救了我倆的命,可如今怎么為清朝的走狗求情?”

    嚴裕龍說:“他們不是清朝的走狗。”王寅文說:“可是他們在縣衙為清朝做事。”嚴裕龍說:“他們在縣衙做事只是為了養家糊口。”王寅文說:“縣衙是清朝的縣衙,為縣衙做事就是清朝的走狗。”面對王寅文逼人的眼神,嚴裕龍也是針鋒相對:“天下所有的百姓都為清朝納糧納稅,按軍師的說法,莫非天下的百姓都該殺?”“這個……”王寅文一下子無言以對。

    麻老九知道王寅文和嚴裕龍爭不出個結果,又念及嚴裕龍救過他的命,于是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說:“唉,這事如果放在別人身上,我麻鎮武是絕對不會允許的,可是放在先生身上也就算了,誰讓你當初救過我的命呢,就依嚴先生之言,對于那些被綁的人犯,我等也就不追究了。”說完站起身,對著臺下大聲喊道:“臺下的人犯聽著,今天把你們綁在這,只是為了殺一儆百,今后若敢再對抗革命,決不輕饒,都給老子滾走吧。”

    嚴裕龍這才松了一口氣,對麻鎮武說:“麻縣長,我這里還有一事相告,我兄弟李瑞軒已被義軍任命為民軍第六協第十標統帶,統領臨晉一帶事務,他讓我帶話給你們二位,整肅部下,強化治安,打擊盜匪,凡有擾民滋事奸**女者,從嚴整治。這里還有一些讓我從省城帶來的告示,李瑞軒讓我交給麻縣長。”

    麻老九和王寅文一聽,趕忙笑著說:“嚴先生怎么不早說,這些告示我即刻就貼出去,并且嚴格約束部下,有敢擾民者,格殺勿論。”

    嚴裕龍和邱鶴壽回到龍尾堡坡下,遠遠就聽見有人大喊:“剪辮子了,革命軍進村剪辮子了,快跑啊。”循聲望去,只見馬云起手里拿著一根大辮子,辮子被剪掉后頭上的亂發披頭蓋臉如鬼一般,一邊跑一邊口中還哭喊道:“先人啊,我的先人啊,他們剪了我的辮子,讓我死后有何面目見列祖列宗?”嚴裕龍和邱鶴壽快步回村,看到革命黨人正在村中挨家挨戶剪男人辮子,一些被剪了辮子的老人哭得背過了氣,郭明瑞躲進豬圈也被搜了出來,只有幾個進了黃河灘的老人得以幸免。

    傍晚時分,龍尾堡村頭的大槐樹下坐滿了人。郭丁山蹲在板凳上正在夸夸其談,唾液飛舞得到處都是:“大家原來把革命想得那么神秘,狗屁,現在總算明白了,所謂革命原來就是要男人剪辮子,女人禁止纏小足,早知這樣大家早早一塊把辮子一剪,不再給女人纏足不就完事了嘛。那些被釘死在城門上的革命黨人真是不值,為了一根辮子,何必那么折騰呢?”王媒婆說:“不對,革命不光是男人剪辮子,革命主要是漢人殺滿人。”“對,革命就是男人剪辮子,漢人殺滿人……”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