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九月一日夜

時間:2020-04-0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李佩甫 點擊:
城市白皮書(全文在線閱讀)   >  九月一日夜
 
  新媽媽和爸爸的戰斗升級了。
  新媽媽由嘴戰轉入了手戰。新媽媽抓到什么就摔什么,她勇敢無比地把一摞碗舉起來,說:你看好!……接著就嘩地一下,摔在爸爸面前!碗在地上碎出了一片鍋的氣味,地上飛濺著鍋的氣味;緊接著她又摔鍋,她把鍋舉起來,說:你好好看著……!又咣一聲摔下去了!鍋是鋁的,鍋沒有摔爛。鍋上先是出現了折疊椅的氣味,一串吱吱呀呀的氣味,而后出現了一團高跟鞋的紅渦,紅渦里印著鏡子的氣味;接下去,她把折疊椅舉起來了,她高舉著折疊椅說:看好!……
  跟著就是叭啦一下,是鏡子碎了!鏡子里跳出了許多個燈泡:地上全是跳動著的一牙兒一牙兒的燈泡,燈泡里接連閃出的是:床頭燈、玻璃杯、茶幾、書、筆筒、衣架、收音機、錄音機……能碎的都碎了,地上是一片濕漉漉的碎。最后一響是電視機的聲音,電視機是新媽媽掃下來的,電視摔在地上的時候冒了一股藍煙,藍煙里跳出了一聲悶響,悶響里游出了針的氣味,我在門后聞到了針的紅色氣昧,我知道新媽媽喜歡碎聲,新媽媽在碎聲里把蛇頭喂起來了,那蛇頭是靠碎聲喂養的,我看見新媽媽心里的蛇頭高高地昂了起來,出咝咝的叫聲……
  新媽媽說:老徐,我告訴過你,不過了。這就叫不過了!……
  爸爸仍然瞇眼在那兒坐著。那些東西全都碎在爸爸的周圍,爸爸在一片碎里坐著,爸爸仍然是一聲不吭。爸爸已經很多天沒有睡過覺了,他臉上一片灰暗。我看見他在睡,是他的身體在睡,他的心卻沒有睡,爸爸的心已經投降了。我看見爸爸的心上舉起了一雙手,那雙手說:日子沒法過了,我也知道日子沒法過了……可爸爸心底里還墊著一層,那一層躲在澀格撈秧兒的氣味下邊,那一層里塞著三份表格,那表格是爸爸非常需要的。爸爸盼這些表格盼了很久了。爸爸期望著能把自己裝進這些表格:第一份是職稱表,第二份是調資表,第三份是干部任免表。這三份表都是有時間標志的,這些表格塞在爸爸的心底,使他說不出話來。爸爸心里曾經裝過很多東西,后來這些東西漸漸失去了,爸爸心里已經空了。當電視機響過后,爸爸心里就剩下這三份表格了。爸爸是為了這三張表格才不說話的。爸爸已經練成了熊氣,所以爸爸能夠在碎里坐下去……
  新媽媽摔完東西之后,卻突然笑起來了。她的笑很毒,她的笑里爬滿了蝎子的氣味,她摔東西時的狠勁很快地轉化為蝎子從笑里爬出來。她笑著說:姓徐的,你只要覺得這日子還能過,你就過下去吧……說完,她就又梳洗打扮去了。新媽媽洗臉的水聲在盆子里嘩嘩響著,盆子在咣咣響著,盆架也在咚咚響著,能響的東西都在響,響出一堆搖搖晃晃零零散散的舊鐵皮味。而后新媽媽走回來了,她裊裊地走在一地碎了的玻璃片上,從從容容地在一塊碎了的鏡子前坐下來。她先用一支描筆在眼睛上畫出了一條柳葉,而后又畫出了一片柳葉,兩條畫出來的柳葉使新媽媽身上有了狐貍牌香水的氣味。屋子里到處都是狐貍牌香水的氣味。這些氣味灑在一地碎玻璃上,出咔咔嚓嚓的聲響。這些聲響刺在爸爸的心上,連熊氣都被刺破了,我看見爸爸身上的熊氣已經破了。爸爸掉淚了,爸爸臉上的淚流出了罐子的聲音,罐子里響著一些碎牙……
  新媽媽畫完眉,又慢慢地站起身來,她看了爸爸一眼,只一眼,接著就風一樣旋進了廚房。廚房里咚地響了一聲,很重很亮的一聲從廚房里飛出來!那是一把刀,她從廚房里扔出了一把菜刀。她把菜刀扔在桌上,看了看爸爸說:東西我給你拿過來了。你要用就用吧……
  爸爸的頭慢慢低下去了。是刀的氣味把罐子的聲音打掉了,爸爸怕刀,我看見爸爸在刀面前成了一堆爛泥。爸爸低著頭說:嬋,咱們……談談吧。就是不過了,畢竟……
  新媽媽說:談什么?不過了還談什么?我跟你沒什么談的。就一個字,離!你不離也得離……
  爸爸說:你說理由吧。只要你能說出理由……
  新媽媽說:你還要什么理由?你也配要理由?現在是什么時候了,你還要理由?扣子就是理由……
  爸爸喃喃地說:你能不能再找一個理由,一個能說得過去的理由。就為一個扣子,我不能離……
  新媽媽說:你把我砍了吧。你要有種就把我砍了!還有一個辦法,你把我的腿砍斷,你砍我一條腿,我就留下來了。不然就得離。我是要走的,我一定要走,你攔不住我,誰也別想攔住我。
  爸爸沉默了。爸爸心里出現了一個字,那是一個拖字,我看見爸爸心里出現了一個拖字。爸爸心里的澀格撈秧兒的氣味使他能夠拖下去。他緊抱著那點澀格撈秧兒的氣味,堅忍地坐著?伤恢佬聥寢屔砩弦灿袧駬蒲韮何,新媽媽身上有更多的澀格撈秧兒味。爸爸身上的澀格撈秧兒味呈陰性反應。新媽媽身上的澀格撈秧兒味呈陽性反應。陰與陽是兩個極端,是既融合又排斥的兩個極端,融合時渾然一體,排斥時又是水火無……爸爸是能忍的,可爸爸已忍到了極限。爸爸身上的東西已經被新媽媽掏空了,爸爸成了一個空空的殼。爸爸的神思非;秀,爸爸不知道那些新鮮的日子是怎樣變色的,他眼前總是出現那些渾然一體的日子,出現那些亮麗的日子,可這些日子被一?圩悠茐牧。這些日子在一?圩由舷Я。爸爸還等什么呢?爸爸是在等那些表,我知道爸爸是在等那些表格。爸爸期望著能用那些表把日子重新縫起來,表是爸爸最后的期待。報上說,表是城市的答案。表也是城市的象征,有表的人才能成為真正的城市人。爸爸也有自己的小算盤,爸爸總是在算一個數,那個數他已經算了很久了,這是一個讓人再生的數。那個數與時間貼得很近,那個數是綁在時間上的,得到這個數就可以重新過上有扣子的日子。所以爸爸心里響著一個表,我能聽見表走動的聲音……
  新媽媽走了,新媽媽又帶著一股狐貍牌香水的氣味走了。新媽媽走的是一條很亮的路,我看見新媽媽在燈光下走向的士。的士對著鮮艷亮麗的新媽媽笑了,的士笑著問: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