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出站口、警察、合成洗衣粉

時間:2020-04-0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樹 點擊:
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全文在線閱讀) > 31.冷酷仙境(出站口、警察、合成洗衣粉)
 
  從管道出口到青山一丁目車站,沒有多遠的距離。我們走在地鐵軌道上,電車來時就躲在立柱后面等它通過。車內光景歷歷在目,而乘客對我們則不屑一顧。地鐵乘客沒有人往窗外張望。他們或看報紙,或干脆怔怔發呆。地鐵無非是便于人們在都市空間移動的權宜性工具而已。任何人都不會為乘地鐵而滿懷欣喜。
 
  乘客數量不很多。幾乎無人站立。雖說上班高峰已經過去,但依我的記憶,上午10時后的銀座線該更擠些才是。
 
  “今天星期幾?”我問女郎。
 
  “不知道,從來不理會星期幾。”女郎回答。
 
  “就平日來說,乘客未免過少。”我搖了搖頭,“說不定星期天。”
 
  “星期天又怎么?”
 
  “怎么也不怎么,星期天不外乎星期天。”我說。
 
  地鐵線路比預想的好走得多。坦坦蕩蕩,無遮無攔。沒有信號,沒有車輛,沒有街頭募捐,沒有醉漢。墻壁的熒光燈以適當的亮度照明腳下,空調器保持空氣的清新。至少比地下那霉爛氣味強似百倍,無可挑剔。
 
  最先從身旁通過的是開往銀座方面的電車,其次開往澀谷的疾馳而過。走到青山一丁目站旁時,從立柱背后窺視了站臺情況。如果正在地鐵線路行走時被站務員逮住,那可是件麻煩事,因為想不出如何解釋才能使對方相信。站臺最前頭有一架梯子,翻越柵欄估計輕而易舉。問題只是怎樣避開站務員的視線。
 
  我們站在立柱后面,靜靜看著開往銀座方面的電車停進站臺,開門放客,又載上新的乘客后關門。列車長下到站臺,確認乘客上下情形,又上車關門。發出開車信號。電車消失后,站務員便不知去了何處,對面站臺也已不見站務員身影。
 
  “走吧。”我說,“別跑,要裝得若無其事,跑會招致乘客的懷疑。”
 
  “明白。”
 
  兩人從立柱背后走出,快步走到月臺的這邊一頭,然后裝出習已為常且毫無興致的樣子爬上鐵梯,跳過木柵欄。有幾個乘客看見我們,露出費解的神情,想必懷疑我們擔當的角色。無論怎么看,我們都不像是地鐵有關人員。滿身污泥,褲子裙子濕得一塌糊涂,頭發亂蓬蓬一團,眼睛被燈光晃得直流淚。如此人物當然不會被看成地鐵工作人員,可是究竟又有誰會樂此不疲地在這地鐵線路上行走呢?
 
  不等他們得出結論,我們已三步兩步穿過站臺,朝出站口走去。走到跟前才意識到沒有車票。
 
  “沒票。”我說。
 
  “就說票丟了,付錢補票可以吧?”女郎道。
 
  我向出站口的年輕站務員說票弄丟了。
 
  “好好找過了?”站務員說,“衣袋左一個右一個的,再找一遍試試?”
 
  于是我們在出站口前裝出把全身上下摸遍的樣子。這時間里站務員不無疑惑地定定注視我倆的裝束。
 
  還是沒有。我說。
 
  “從哪里上的?”
 
  澀谷。我回答。
 
  “花了多少錢,從澀谷到這里?”
 
  “忘了,”我說,“大概不是120元就是140元。”
 
  “記不得了?”
 
  “想問題來著。”
 
  “真從澀谷上的?”站務員問。
 
  “開進這站臺的不都是澀谷始發的嗎?如何騙得了人!”我提出抗議。
 
  “從那邊的站臺來這邊也是可能的。銀座線相當長的嘛。比方說可以從津田沼乘東西線到日本橋,從那里換車來這里。”
 
  “津田沼?”
 
  “比方說。”站務員道。
 
  “那么津田沼到這里多少錢?照付就是。這總該可以了吧?”
 
  “從津田沼來的?”
 
  “哪里,”我說,“根本就沒去什么津田沼。”
 
  “那為什么要照付?”
 
  “你不是那么說的么?”
 
  “所以我不是說打比方嗎?”
 
  此時又開來一列電車,下來20多個乘客,通過出站口走到外面。我看著他們通過。沒一個人丟票。隨后我們重新開始交涉。
 
  “那么說,從哪里付起才能使你滿意?”我問。
 
  “從你上車那里。”站務員說。
 
  “所以不是從澀谷嗎?”
 
  “卻又不記得票價。”
 
  “忘了嘛,”我說,“你可記得麥當勞的咖啡價格?”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