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王貴扒分

時間:2020-04-0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六六 點擊:
王貴與安娜(全文在線閱讀) >   第六章 王貴扒分

    "安娜,這樣不行。節流不是辦法,得開源。不然怎么都不夠花的。"王貴考慮了很久做出了決定。

    "怎么開?我們都拿死工資,從哪里開?"安娜一籌莫展。

    "我去代課,這樣就有外快了。"王貴開始了他的走穴生涯。

    起先王貴只知道吃窩邊草。系里規定的教師工作量是每周十節課,超課時部分付報酬,每課時一塊五。王貴每多上四節課,就等于多出了全家的牛奶。再多上六節課,就多出了女兒的書費。王貴一站就是一天,幸好年輕身體壯。八戒吃得多,活做得也多!有錢進口袋,女兒有蛋糕吃,兒子有畫片玩。想到這里王貴累也累得開心。王貴并不滿足于現有的地盤,他還把盤口擴大到外校,擴大到社會。當時正掀起職大電大學習熱潮,各種資格考試一期接一期。王貴憑著牌子老、信譽好、通過率高的好口碑,在外面代課竟然賺到兩塊五一課時。

    王貴教書很有一套。首先他看對象。對于學校的大學生,他就狠抓基本功,課講到透為止。反正你們有四年要耗在里面,不學點真材實料很難混畢業的。而對于社會上應付資格考的塌班生,王貴知道他們連二十六個字母都認不全,所以只教應試技巧。一上課就往黑板上總結規律:什么樣的詞看著像名詞,什么樣的詞看著像動詞,每次完型填空一定考一個非謂語動詞、一個不定式、一個過去完成時、一個將來時,到時候你們往里面套就行了。他甚至獨創了"考試必過殺手锏",只在考前的最后一課上交代一下注意事項。比如閱讀理解的時候,如果你什么都看不懂,就選ABCD里句子最長的一項;如果考寫作,就全部用簡單句,Iam…Weare…,文章要短,要你寫八十個詞,一定不要寫八十一個,因為寫的越多,錯的越多。王貴這種實用授課方式,深得廣大工作繁忙的在職學員的青睞。請王貴上課的單位排長隊。

    王貴騎著那輛二八加重自行車滿城翻飛,真正為這個家做到了披星戴月。王貴課多的時候,曾經全靠胖大海泡茶發音,有時候喉嚨沙啞到需要用手勢講解他的意圖。每天半夜,他一踏進家門,就癱倒在床上,鞋都不脫就歪頭睡去。安娜只在王貴沉沉的呼吸中悄悄展現她的溫柔:替王貴脫了鞋,擦了腳,挪好位置。關燈前,很仔細地端詳一下王貴,有時候甚至偷偷親一下。也不知什么時候起,安娜開始覺得,身邊的這個男人常常引起自己的關切和愛憐。

    安娜嘲笑自己是日久生情。她拒絕承認愛上了王貴這個鄉巴佬。即便是剛對王貴溫柔體貼過,也轉臉就說:"養個小貓小狗時間長了還有感情呢!"問題是,她慢慢覺得自己有點不對勁了。不僅從生活上照料孩子的爸爸,還從感情上關切他。

    有天夜里王貴一進門,安娜"呀"地就驚叫起來。王貴看安娜驚訝地瞪著自己,不曉得出了什么毛病,問安娜,卻只答道,王貴你好像有白頭發了!王貴說,趕緊拔!其實,安娜在王貴進門的時候一眼就看見他的褲門沒拉,第一反應是責備他怎么這樣馬虎。但話沒出口就止住了。她不知道王貴這褲門敞了多久,跟著他跑了幾個課堂,有多少學生看見了在下面指指點點,但她仿佛看見王貴馬不停蹄,連上廁所喝水都一路小跑的樣子。她覺得很心酸。她不能讓王貴知道了覺得羞愧,因為王貴很注重師道尊嚴。安娜突然擔心起王貴的心理感受起來,她要保護這個大男人的自尊。她什么都不說,只哄著王貴趕緊休息,卻在熄燈后獨自臉紅著低低啜泣了很一會兒。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安娜隨口一句"你有白頭發了"竟令王貴開始關注起頭發問題來。每次經過鏡子的時候,他會不自覺地撥弄一下頭發,看看有沒有早生的華發。白發不怎么看見,他卻發現一個更嚴重的問題:腦門兒變大了!這顯然不意味著王貴在他三十七歲上變聰明了。安娜有個奔腦門兒。女同志大額頭實在不是什么優點,至少劉海部分很難處理。你搞不清楚是讓劉海遮住腦門反而欲蓋彌彰呢,還是索性梳上去就那么突兀著。這原本明顯的缺點在安娜嘴里卻都是花,她永遠在心理上有優勢。她非常自信地告訴王貴:"那是我腦容量大,凸出的這部分都是智慧——聰明容不下了才冒出來。哪像你,豬腦子一個。"然后順手在王貴腦門上拍一把。強迫性記憶久了,王貴也同意奔腦門是美女的一個象征。

    現在,王貴的腦門變大了。換句話說,他開始禿頂了。王貴不敢確定,他需要證明這一點。每次梳完頭,他都仔細搜集掉下的頭發,洗了頭后也用手指頭一點點撈干凈盆里的發茬。他把這些落發都放在一個信封里。半個月后,信封鼓鼓囊囊了。

    王貴真的慌了,照這速度掉下去,不到年底自己就該光頭了。王貴的確是個豬腦子,他顯然忘記了還有一部分在生長的。他下了幾次決心,要告訴安娜。他是怕突然某天安娜大叫:"我的天!你頭發呢?"他得給安娜一個心理準備。

    "喂,我頭發怎么掉得厲害?"

    "大概累的。"安娜在收拾碗。

    "好像都開始謝頂了。"

    "沒看出來。"安娜在擦桌子。

    "你看都不看!"王貴覺得安娜一點都不關心他。

    安娜停下手,瞇著眼睛,歪頭看看,"掉就掉唄,你多點頭發少點頭發對整體局面沒什么影響?本來基礎就不好,缺了哪兒不怎么看出來的。"

    "爸爸老啦,孩子!"王貴摸著我的頭,聲音里竟有些凄涼。

    安娜哈哈笑了。"你該高興!你終于等到這一天了。丑人都巴望自己快點變老,因為人老了就沒有丑俊的區別了。如果我們倆一起變老,損失大的應該是我呀!"

    安娜一開始就給王貴定下了很輕松的基調:頭發多少并不重要,因為跟他眾多的缺點相比,這不是最糟糕的。男女的視角的確不同。安娜長第一條皺紋的時候趴在王貴眼皮底下,叫他找。王貴半天都沒找著。王貴一點不覺得安娜的臉因為多了一條皺紋而有了明顯的變化。安娜卻受了很大刺激,突然間抱回一大堆膏啊霜的,整天對鏡子抹。后來月月長,年年長,安娜也就習慣了。物理上有個定理,似乎是兩個速度相同的物體沿同一方向前進,相對而言是靜止的。其實夫妻倆一起變老,誰也沒覺得各自今天與昨天有什么不同,今年與去年有什么不同。有些旁人看起來夫妻間很奇怪的事情,夫妻本身卻不覺得。比方說我現在都三十而立了,再聽安娜稱呼大肚皮禿腦門的王貴為"小王"就覺得很滑稽。"小王"也堅持喊安娜為"小安"。三十年下來,他們自己都沒意識到,再過幾年他們的女兒都要被人稱呼為"老安"了。

    女人心思是縝密的。安娜的確不覺得王貴少一撮頭發有什么了不起,不過既然王貴心里別扭,安娜也就留心起來。她一有空就拿著抹布擦干凈每個門后墻角。枕頭下面床單上面,床底下的發絲也一根根揀干凈扔掉。王貴隔一陣子沒收集到什么頭發,也就自以為多心了。某一陣子,我們?匆姲材蓉堉,低著頭,盯著地板,在家一圈一圈溜達。

    "媽,你在干嗎呀?"二多子問。

    "找頭發。這頭發真討厭。"

    褲門事件以后,王貴再出門,安娜都不忘囑咐,"別忙啊,路上小心,上課前照照鏡子,看頭發亂不亂,扣子扣好沒有,褲門拉沒拉。"安娜在她三十五歲上,沾染了大多數婦女都有的啰唆。

    每個學期快結束的時候是安娜的收獲季節。王貴會隔三差五地揣著一疊票子回來,塞到安娜手里:"數數。"

    "多少?"王貴報出一個數字,連同拿錢的收據一起交給安娜。

    安娜是會計,數錢很麻利。

    "再數一遍。"

    "不會錯的。"

    "我就是喜歡看你數錢的樣子,那樣認真,像個小傻子。"

    安娜嗔怒地拍王貴的腦門兒,"好!你也敢嘲笑我!"

    王貴這時候才覺得心滿意足,很有男人的威風,說話也很硬氣。男人是干什么的?不就是叫女人孩子幸福的嗎?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