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只是理想不一樣

時間:2020-04-0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林特特 點擊:
只是理想不一樣

 
  21歲生日,我在安徽南部的一個村子度過。那時,高我一級的男朋友已畢業,回鄉教書。
 
  那里秀美、清明,有千畝竹林、千年溶洞。
 
  我先是乘船,而后換長途汽車,后又換三輪車,早晨出發,日暮才抵達。
 
  男朋友來接我。
 
  他帶我回家,一進門是一口缸,缸旁邊第一間屋是米倉,院里養著貓、狗、雞——看得出,在農村,這是一戶殷實的人家。
 
  他的父母、妹妹待我都極親切,滿桌子菜,印象最深的是當地特產的筍。
 
  飯后,我被安排和男朋友的妹妹住一個房間,仍然是滿眼的水果、零食。據男朋友說,這也是他父母特地去采購的。
 
  連被子,都是用新棉花、新被面,新縫的。
 
  我相信,這是他們家能拿出款待客人最好的一切。隨后,我被叫出門,左鄰右舍,不斷有人來,而我,就是他們來的目的。
 
  我家在省城,是普通人家。但在他們眼里,已是來自大城市的姑娘。他們夸男朋友:“有你的!”又提到過幾年生“大胖兒子”的事。男朋友的媽媽應著,他們甚至討論,將左邊的廂房以后作為“小兩口的婚房”——這讓21歲的我感到難堪、震驚、距離遙遠。
 
  第二天,早飯,我吃了煮在糖水里的6個雞蛋,撐得肚子圓鼓鼓的。男朋友說,這是他家鄉過生日的習俗。
 
  我們搭鄰居的順風車去他工作的學校。是卡車,駕駛室兩邊玻璃窗開著,山風清涼。
 
  此前,我在男朋友的照片里無數次見過那所中學的各個角落,有孤單的樹、稻草堆、遠處的山、教室、宿舍。誠實地說,很美,但我從沒想過,它將是我的棲息地。
 
  這時,男朋友正式跟我提出,他希望我畢業后來此處。
 
  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妹妹身體不好,“你看,她臉胖嘟嘟的,是因為吃的藥里面有激素”。更何況“父母在,不遠游”,他的爸爸一輩子就沒離開過家鄉,爺爺奶奶至今住在前面的老房子里……他現在工作的地方是十里八鄉最好的學校,學校里有一個女同事,為了愛情,離開城市,來到鄉村,和另一個男同事結婚,他們現在過得很好,有一個可愛的寶寶。
 
  可那不是我理想的人生。
 
  我沉默了。
 
  沉默直至夜晚,我們又坐在飯桌前,男朋友的父母也發表了同樣的意見。他們還舉例,某個每年上春晚的大歌星,“樹高千尺不忘根”,有個農村的丈夫,從未忘記農村的父老鄉親。這時,男朋友的妹妹舉著為她哥刷的球鞋,笑著說:“以后,就讓嫂子刷了。”我說,我不會做家務,男朋友的爸爸打圓場:“以后都可以學。”
 
  我實在說不出口,我的父母對我的培養是有計劃的。尤其是我爸,有一個未能實現的文學夢,他希望我能行萬里路,讀萬卷書,而不是大學一畢業,就在左廂房,生大胖兒子,在一個陌生的山區,為愛情犧牲理想。
 
  “以后,我還打算上學。”我轉了話題。
 
  “要早生孩子。”“女孩子讀那么多書干什么?”“能當個老師,還不夠好?”“書讀太多了,回到縣城,都不一定能找到工作。”
 
  那天晚上,我們站在鄉間小路上。繁星密布。我勸男朋友和我一起考研。
 
  他覺得我太虛榮:“大城市有什么好?我常想,去別的地方,教別人的、和我沒什么關系的孩子,而不是家鄉的,人生有什么意義?”
 
  他也是有理想的,只是和我的不一樣。
 
  我忽然想起大一時他送我的小說——《平凡的世界》,可我想要的,恰恰是不平凡啊。
 
  回校后,我收拾行李,發現男朋友的父母塞了一個紅包,是我兩個月的生活費。
 
  下一次見面時,我還給了他。
 
  我們后來分手,他寫過一封信,問是不是覺得他家,尤其他妹妹的病是拖累——就在去年,他移植給他妹妹一個腎。
 
  當然不是。
 
  道不同不相為謀,即便大家都是好人。
 
  站在他的立場,他和他的家人,都對未來的妻子、兒媳婦、嫂子有個固定的人物設定,我裝不進去,裝進去也會痛苦——或許這就是貧富之外,真正的城鄉差別。
 
  許多年后,我在北京,接到他的電話。他說:“其實你不適合結婚,比如,你不會做飯,不愛做家務,心太野。大城市,有什么好?”
 
  當然用的是戲謔的口吻,都是笑談。
 
  直至我說起我的工作,我現在的生活。
 
  他說:“那些事情高中生也能做,何必再讀書,跑那么遠?”
 
  “不跑那么遠,就不知道能做成什么樣,能發展成什么樣。”我答,“我不喜歡圈養,更不后悔我的選擇。”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