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死神在酒吧

時間:2020-03-2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侯文詠 點擊:
死神酒吧

 
  這是病人告訴我的故事。
 
  當婦產科醫師宣布我得了卵巢癌時,我心里想,天啊,這已經是我這一生得的第三種癌癥了。我曾經在電視上看過一個廣告:有個人從山谷跌了下去,沒死;他站起來又被貨車碾了過去,還是沒死;最后被閃電擊中,一樣沒死——原來死神在酒吧喝著某品牌的啤酒,暫時忘了自己的工作。
 
  一開始我想到的就是這個廣告。不過,這次我未必能夠那么幸運了。我心里其實很明白,卵巢癌患者的存活率非常低。像我這樣的病人,很少有活過一年的。盡管如此,我還是強迫自己往樂觀的方面思考。我心想,既然我都撐過了前兩種癌癥,那么就沒有道理不能撐過第三個。
 
  我是病房的護理長,到現在為止,仍然堅守在崗位上。像我這樣吃盡各種苦頭的護理長,有個很大的好處:病人一旦知道你對他們的痛苦感同身受之后,她們就真的會從內心喜歡你、尊敬你,并且傾聽你的意見。有一陣子我的口頭禪就是:“你看我,得了三種癌癥,還不是一樣在這里繼續奮斗……”
 
  后來我愈來愈少用到這句話了,因為每次老病人向新病人介紹我時,很自然就會說:“你看護理長,她得過三種癌癥……”
 
  這樣的說法給病人比醫療還要大的信心——如果護理長得了三種癌癥都能活下去,那么他們自然也能活著。我的存活變成了一種樂觀或是奮斗的象征。大家都強烈地希望我活下去,而我也有一種強烈的責任感,必須如此。
 
  老實說,從某個角度而言,我需要我的病人遠勝過他們需要我。我很少在乎我自己內心的想法,可是我的工作讓我發現病人內心的恐懼與不安,于是我告訴自己不要那樣。
 
  最近,我們病房有一位女性末期癌癥患者,她知道老公在外面有女人之后,自殺未遂。后來我就告訴她:“既然你都要走了,有人愿意替你照顧他,有什么不好呢?”
 
  我跟老公談起這件事時,他只是笑笑。“我是說真的,”我又說了一次,“如果我走了,我希望你再去找一個親密的伴侶。”
 
  他還是一樣,只是笑笑。四年多以來,我安排保險、房地產以及存款等未來的事時,他就是那樣笑笑。他不喜歡談那些事情,仿佛我的那些安排都不會發生似的。
 
  我試圖讓生活沒有什么不同,自己開車去醫院上班,接受化療,接送女兒上下課……假裝一切都如同往常。有時候我也會懷疑我這樣是不是在自我欺騙,可是我沒有別的辦法。
 
  我女兒今年十六歲,她從十二歲開始就陪我抗癌了;蛟S我在潛意識里覺得這次我可能沒有那么幸運了,我不知不覺會利用接送女兒的時間告訴她諸如煮飯、做菜、收拾碗筷、用洗衣機……這些媽媽應該教會女兒的事情。她總是邋邋遢遢的,我很不放心,我們常常在車上為了這些瑣事吵架。今天下午在車上她竟然問我:“媽,你是不是明天就要死了?”
 
  我想了一下,說:“還不至于吧?”
 
  “如果不是的話,你可不可以不要這么急著逼我呢?”
 
  我聽完之后沒說什么,臉沉了下來。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些事給她這么大的壓力。
 
  晚上臨睡前,我發現她把廚房的碗筷洗好了。她留給我一張字條,上面寫著:“媽,對不起,我今天下午說了那些話。請你不要擔心我。我不會永遠邋遢的,我只是不希望你死掉……”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媽媽也不想死掉啊。后來我又想起那個死神在酒吧的廣告。我算是個很堅強的人吧?墒俏乙幌肫鹉莻死神那么悠閑地喝著啤酒,我卻在這里忙個半死,我就再也忍不住了,有生以來第一次放聲痛哭。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