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生命的高度

時間:2012-08-1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忙果 點擊:

  無論世事怎樣變換紛擾,母親的故事一直都會是我心中最最明晰的情節。母親去世六年多了,這幾年我大部分時間漂泊在外,不斷變換著工作,但對她的懷念卻與日俱增。

  按說,母親不該是個辛苦一生卻得不到回報的莊稼人?砂l生在我家的事用“命途多桀”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文革”時期,一向勤儉秉直的母親因此不得不放棄了讀書。有了我和弟弟以后母親就一直希望我們能繼續她的讀書夢。母親很得意的一件事就是,當年她的作文總是被來勢認做全班第一。記憶里,母親偶爾撫摩著我們的課本卻并不翻動,嘆著氣就走開了。我現在想,那些在她的目光下攤開的書本一定是她的傷心地,但更是她希望的田野。

  那時候農村還沒有現在這么多的致富路子,日出而作,日落卻不得歇息。為了供我們讀書,母親很早就習得一門刺繡的手藝——在印了底紋的白布上用絲線依樣繡出凸起和鏤空相同的美麗圖案。中介方以很低的價格收去,然后再高價出口到國外。母親做活的干凈利落是出了名兒的,連同村的好多姑娘家都望塵莫及。常常我從夢中醒來,燈卻仍亮著——40瓦的燈泡泛著陳舊的黃色,母親就在這昏燈下穿針引線。見我盯著她,就笑笑,為我掖好被角,又低頭干活了。我總是抱怨燈太亮,害得我無法睡安穩。我半瞇著眼睛,腦子里想著白天與同學們一起玩耍的情形。屋子里靜悄悄的,只有她手中的針穿透雪白繡花布的聲音,那輕輕的有節奏的鈍響。那時冬天出奇的冷,被塑料布遮擋的后窗仍然結有一層薄薄的霜,我家又沒爐子,母親的手年年被凍壞可那時的我卻覺得這是天經地義的,還總是挑三揀四,抱怨母親沒有能力把日子過得更好。放學后我寧愿和伙伴們去外面瘋也不愿早回家,就算回家也是放下書包就去以便寫作業,看小人書,全然不理會母親的忙碌。那時我總覺得別人家的飯好吃,別人家的東西好玩,別人的母親更和藹......現在回想起兒時的幼稚和無知真是無限愧疚,我對母親又做了些什么呢?我腳下的里不就是母親一針一線為我銹出來的嗎?如今,一想起她遺留下的那些插在海綿是密密麻麻的繡花針和那副老花鏡,我就一臉淚水。多年以后我在一首詩里寫道:

  那時的我只知道雪野里的奔跑和摔倒

  吹不出聲音的喇叭是最心疼的寶貝

  卻不懂得母親的淚水威嚇決堤

  那時的我總想浪跡天涯卻不知

  兒子永遠也走不出母親的胸口

  是的,誰能走得出母親的胸口呢?隨著我對這個道理的漸漸明白,母親也漸漸為我耗盡了她生命的光華。

  由于貪玩,5年的高中生活結束之后的那年暑假,我才考上北方一所著名的美術學院。我是從去省城查分回來的同學處最先獲悉這一消息的。母親興奮得奔走相告可是當面對白紙黑字.,蓋著鮮紅印章的錄取通知書,我卻沒有絲毫的欣喜——近兩萬元的學雜費使我們全家愁得徹夜難眠。尤其是母親,總安慰我說會想出辦法,其實我看得出她比我更著急。因為上火她的前胸生了個很大的瘡。但母親仍是帶著我四處求援,原先在我還沒考上大學時答應過幫助我的一些親戚,如今紛紛表示愛莫能助。從未出過遠門的母親不顧我和父親的勸阻。只身從遼南的山溝里輾轉去了遙遠的七臺河,那是黑龍江北部的一個地方,母親曾告訴我那里有她的一個表姐,據說在一個山里的小鎮上做服裝生意,有些積蓄。當時正值8月中旬,母親的身體又一直不好,再加上那段時間的煎熬,我至今仍不忍去想象,她是經受了怎樣的炎夏車廂內的悶熱和山路上的顛簸之苦。但結果是,除了路費,表姨連一分錢都不肯借給我們。

  我想要放棄去省城讀書的機會。母親的苦苦哀求下,父親流著淚答應把居住了多年的老屋賣掉湊些錢,并以此向校方表示誠意,希望能延長交付學費的時間?墒窃谖覀兡膬旱霓r村,幾間破瓦房才能值多少錢呢?現在想起來真是后怕,要不是后來我終于在大連通過親戚找到一位好心的老板借來了錢,我可憐的父母恐怕至今還可能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一年后,縣里的電視臺不知如何知道了此事,我和母親于是都出現在屏幕上,我家的14寸電視效果不好,但我分明看到,母親繡花的背影浸透了淚水。

  上學的事總算解決了,母親的病情卻日益嚴重。后來聽父親說,為了不影響我的學業,我可憐的母親直到我臨近畢業才不得不去做了乳腺切除手術?墒,一切已太遲了。

  在陪伴母親走國她生命的最后日子里,我的淚眼無數次目睹了她生命燭火即將熄滅時的輝煌與蒼涼。母親啊,我剛剛找到人生的方向,您卻過早地在我準備為你泛起浪花的河流上消逝了蹤影!如今,我雖然離開了小山村,留在母校為人師表,但我還時時感到無助和失落,多少次燈紅酒綠中我卻難以歡顏。母親一生幾乎沒有下過館子,去世前不久我才有一點能力為她買了一雙不足百元的皮鞋。她勒索高興得不得了。這幾年,每次回老家我都是來去匆匆,每次都因為嫌父親的嘮叨和鄰里鄉親的“沒文化”,不堪忍受他們生活的平靜和膚淺,借口工作忙,呆一兩天就趕緊回省城。其實,我們這些終日幻想著名利雙收的所謂文化人,比起勤勉的母親又能高明多少?而缺失了母親的故鄉還會是完整的故鄉嗎?誰,又能重新給我回家的渴望?

  摘自《讀者》2005年第5期P26

頂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 天津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股票指数期货交易策略及风险管理研究 配资网 中国五分彩是什么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3d试机号对应码图 吉林快三是不是官方 信质电机最新消息 121129排列3推荐号 内蒙古11选5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