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史太君兩宴大觀園 金鴛鴦三宣牙牌令

時間:2018-01-09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曹雪芹 點擊:
紅樓夢(全文在線閱讀) >  第四十回 史太君兩宴大觀園 金鴛鴦三宣牙牌令
 
  話說寶玉聽了,忙進來看時,只見琥珀站在屏風跟前說:"快去吧,立等你說話呢。" 寶玉來至上房,只見賈母正和王夫人眾姊妹商議給史湘云還席。寶玉因說道:"我有個主意。既沒有外客,吃的東西也別定了樣數,誰素日愛吃的揀樣兒做幾樣。也不要按桌席, 每人跟前擺一張高幾,各人愛吃的東西一兩樣,再一個什錦攢心盒子,自斟壺,豈不別致。 "賈母聽了,說"很是",忙命傳與廚房:"明日就揀我們愛吃的東西作了,按著人數,再裝了盒子來。早飯也擺在園里吃。"商議之間早又掌燈,一夕無話。 
  次日清早起來, 可喜這日天氣清朗。李紈侵晨先起,看著老婆子丫頭們掃那些落葉,并擦抹桌椅,預備茶酒器皿。只見豐兒帶了劉姥姥板兒進來,說"大奶奶倒忙的緊。" 李紈笑道:"我說你昨兒去不成,只忙著要去。"劉姥姥笑道:"老太太留下我,叫我也熱鬧一天去。 "豐兒拿了幾把大小鑰匙,說道:"我們奶奶說了,外頭的高幾恐不夠使,不如開了樓把那收著的拿下來使一天罷。 奶奶原該親自來的,因和太太說話呢,請大奶奶開了,帶著人搬罷。"李氏便令素云接了鑰匙,又令婆子出去把二門上的小廝叫幾個來。李氏站在大觀樓下往上看,令人上去開了綴錦閣,一張一張往下抬。小廝老婆子丫頭一齊動手,抬了二十多張下來。李紈道:"好生著,別慌慌張張鬼趕來似的,仔細碰了牙子。 "又回頭向劉姥姥笑道:"姥姥,你也上去瞧瞧。"劉姥姥聽說,巴不得一聲兒,便拉了板兒登梯上去。 進里面,只見烏壓壓的堆著些圍屏,桌椅,大小花燈之類,雖不大認得, 只見五彩炫耀,各有奇妙。念了幾聲佛,便下來了。然后鎖上門,一齊才下來。李紈道: "恐怕老太太高興,越性把舡上劃子,篙槳,遮陽幔子都搬了下來預備著。"眾人答應,復又開了,色色的搬了下來。令小廝傳駕娘們到舡塢里撐出兩只船來。正亂著安排, 只見賈母已帶了一群人進來了。李紈忙迎上去,笑道:"老太太高興,倒進來了。我只當還沒梳頭呢,才擷了菊花要送去。"一面說,一面碧月早捧過一個大荷葉式的翡翠盤子來, 里面盛著各色的折枝菊花。賈母便揀了一朵大紅的簪于鬢上。因回頭看見了劉姥姥,忙笑道:"過來帶花兒。"一語未完,鳳姐便拉過劉姥姥,笑道:"讓我打扮你。"說著,將一盤子花橫三豎四的插了一頭。賈母和眾人笑的了不得。劉姥姥笑道:"我這頭也不知修了什么福,今兒這樣體面起來。"眾人笑道:"你還不拔下來摔到他臉上呢,把你打扮的成了個老妖精了。"劉姥姥笑道:"我雖老了,年輕時也風流,愛個花兒粉兒的,今兒老風流才好。"
 
  說笑之間,已來至沁芳亭子上。丫鬟們抱了一個大錦褥子來,鋪在欄桿榻板上。賈母倚柱坐下,命劉姥姥也坐在旁邊,因問他:"這園子好不好?"劉姥姥念佛說道:"我們鄉下人到了年下,都上城來買畫兒貼。時常閑了,大家都說,怎么得也到畫兒上去逛逛。想著那個畫兒也不過是假的,那里有這個真地方呢。誰知我今兒進這園一瞧,竟比那畫兒還強十倍。怎么得有人也照著這個園子畫一張,我帶了家去,給他們見見,死了也得好處。 "賈母聽說,便指著惜春笑道:"你瞧我這個小孫女兒,他就會畫。等明兒叫他畫一張如何? "劉姥姥聽了,喜的忙跑過來,拉著惜春說道:"我的姑娘。你這么大年紀兒,又這么個好模樣,還有這個能干,別是神仙托生的罷。"
 
  賈母少歇一回,自然領著劉姥姥都見識見識。先到了瀟湘館。一進門,只見兩邊翠竹夾路,土地下蒼苔布滿,中間羊腸一條石子漫的路。劉姥姥讓出路來與賈母眾人走,自己卻走土地。 琥珀拉著他說道:"姥姥,你上來走,仔細蒼苔滑了。"劉姥姥道:"不相干的,我們走熟了的,姑娘們只管走罷?上銈兊哪抢C鞋,別沾臟了。"他只顧上頭和人說話,不防底下果滑了,咕咚一跤跌倒。眾人拍手都哈哈的笑起來。賈母笑罵道:"小蹄子們,還不攙起來,只站著笑。"說話時,劉姥姥已爬了起來,自己也笑了,說道:"才說嘴就打了嘴。"賈母問他:"可扭了腰了不曾?叫丫頭們捶一捶。"劉姥姥道:"那里說的我這么嬌嫩了。那一天不跌兩下子,都要捶起來,還了得呢。"紫鵑早打起湘簾,賈母等進來坐下。林黛玉親自用小茶盤捧了一蓋碗茶來奉與賈母。王夫人道:"我們不吃茶, 姑娘不用倒了。"林黛玉聽說,便命丫頭把自己窗下常坐的一張椅子挪到下首,請王夫人坐了。 劉姥姥因見窗下案上設著筆硯,又見書架上磊著滿滿的書,劉姥姥道:"這必定是那位哥兒的書房了。"賈母笑指黛玉道:"這是我這外孫女兒的屋子。"劉姥姥留神打量了黛玉一番,方笑道:"這那象個小姐的繡房,竟比那上等的書房還好。"賈母因問:"寶玉怎么不見?"眾丫頭們答說:"在池子里舡上呢。"賈母道:"誰又預備下舡了?"李紈忙回說:"才開樓拿幾,我恐怕老太太高興,就預備下了。"賈母聽了方欲說話時,有人回說:"姨太太來了。"賈母等剛站起來,只見薛姨媽早進來了,一面歸坐,笑道:"今兒老太太高興,這早晚就來了。"賈母笑道:"我才說來遲了的要罰他,不想姨太太就來遲了。"
 
  說笑一會, 賈母因見窗上紗的顏色舊了,便和王夫人說道:"這個紗新糊上好看,過了后來就不翠了。 這個院子里頭又沒有個桃杏樹,這竹子已是綠的,再拿這綠紗糊上反不配。我記得咱們先有四五樣顏色糊窗的紗呢,明兒給他把這窗上的換了。"鳳姐兒忙道:"昨兒我開庫房,看見大板箱里還有好些匹銀紅蟬翼紗,也有各樣折枝花樣的, 也有流云た;拥,也有百蝶穿花花樣的,顏色又鮮,紗又輕軟,我竟沒見過這樣的。拿了兩匹出來,作兩床綿紗被,想來一定是好的。"賈母聽了笑道:"呸,人人都說你沒有不經過不見過,連這個紗還不認得呢,明兒還說嘴。"薛姨媽等都笑說:"憑他怎么經過見過, 如何敢比老太太呢。老太太何不教導了他,我們也聽聽。"鳳姐兒也笑說:"好祖宗, 教給我罷。"賈母笑向薛姨媽眾人道:"那個紗,比你們的年紀還大呢。怪不得他認作蟬翼紗,原也有些象,不知道的,都認作蟬翼紗。正經名字叫作`軟煙羅'。"鳳姐兒道:"這個名兒也好聽。只是我這么大了,紗羅也見過幾百樣,從沒聽見過這個名色。"賈母笑道:"你能夠活了多大,見過幾樣沒處放的東西,就說嘴來了。那個軟煙羅只有四樣顏色:一樣雨過天晴,一樣秋香色,一樣松綠的,一樣就是銀紅的,若是做了帳子,糊了窗屜,遠遠的看著,就似煙霧一樣,所以叫作`軟煙羅'。那銀紅的又叫作`霞影紗'。如今上用的府紗也沒有這樣軟厚輕密的了。"薛姨媽笑道:"別說鳳丫頭沒見,連我也沒聽見過。 "鳳姐兒一面說,早命人取了一匹來了。賈母說:"可不是這個!先時原不過是糊窗屜,后來我們拿這個作被作帳子,試試也竟好。明兒就找出幾匹來,拿銀紅的替他糊窗子。"鳳姐答應著。眾人都看了,稱贊不已。劉姥姥也覷著眼看個不了,念佛說道:"我們想他作衣裳也不能,拿著糊窗子,豈不可惜?"賈母道:"倒是做衣裳不好看。"鳳姐忙把自己身上穿的一件大紅綿紗襖子襟兒拉了出來, 向賈母薛姨媽道:"看我的這襖兒。"賈母薛姨媽都說:"這也是上好的了,這是如今的上用內造的,竟比不上這個。"鳳姐兒道:"這個薄片子,還說是上用內造呢,竟連官用的也比不上了。"賈母道:"再找一找, 只怕還有青的。若有時都拿出來,送這劉親家兩匹,做一個帳子我掛,下剩的添上里子,做些夾背心子給丫頭們穿,白收著霉壞了。"鳳姐忙答應了,仍令人送去。賈母起身笑道:"這屋里窄,再往別處逛去。"劉姥姥念佛道:"人人都說大家子住大房。昨兒見了老太太正房, 配上大箱大柜大桌子大床,果然威武。那柜子比我們那一間房子還大還高。怪道后院子里有個梯子。我想并不上房曬東西,預備個梯子作什么?后來我想起來, 定是為開頂柜收放東西,非離了那梯子,怎么得上去呢。如今又見了這小屋子,更比大的越發齊整了。 滿屋里的東西都只好看,都不知叫什么,我越看越舍不得離了這里。"鳳姐道:"還有好的呢,我都帶你去瞧瞧。"說著一徑離了瀟湘館。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 北京pk拾赛车计划网址 北京pk10六码稳赢技巧 上证大盘年线图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青海11选五开奖 上证指数走势 吉林十一选五图表 齐鲁风采群英会走势图 安徽省11选五开奖结果 小袋理财是个大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