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凌振舍身轟鄆縣 徐槐就計退頭關

時間:2014-09-28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俞萬春 點擊:

蕩寇志(全文在線閱讀)  >  第一百二十六回 凌振舍身轟鄆縣 徐槐就計退頭關

  卻說宋江差人赍書回梁山,報知新泰失陷之信,并問近日吳用與徐槐相持情形何如?垂,徐槐破梁山頭關,吳用力守二關,是上年三月間的事。到得本年八月,相持已一年有余,中間你攻我守,我攻你守,想已不止數十次了,斷非一句二句說話交代得清楚的,須細細的數說與眾位聽。


  且說徐槐自聞知張叔夜大軍移征方臘,這里梁山之事,竟獨委于徐槐一人。徐槐大為躊躇,當時召集韋楊隱、李宗湯商議,當時議將梁山緊緊圍住,毫不放松,統俟張公凱旋之日協征梁山,或俟云陳協力來助等語。徐槐依議,便派撥兵馬將梁山團團圍住,聲息不通,四面扎營立寨,嚴緊管束。


  這是上年七八月的話,到了九月,吳用聞知叔夜移征方臘之信,心中略安,怎奈徐槐只是不退。吳用因差數十名精細嘍啰,偷出左關,放火燒徐槐的右軍左營。天色風燥,蘆葦齊著,右軍果然驚亂,吳用派萬余名銳騎,開左關沖殺出去。徐槐聞變,便差顏樹德領兵去救,與賊軍廝殺一陣,官軍雖有些傷損,賊軍亦毫無便宜,右軍依舊圍住了左關。吳用設計堅守,到了寒冬,朔風凜冽。這日忽降大雪,嚴寒大甚,兩邊各開兵不得,靜守壁壘。吳用忽心生一計,派精兵潛出右關偷劫左軍,果然人不知鬼不覺,直到官軍營前,擂鼓吶喊,殺入營中。官兵慌忙迎敵,兩下混殺一陣。不防營前伏兵齊發,將賊兵圍住。幸系吳用接應兵到,救出重圍,收兵而返。左軍依舊鎮住了右關。吳用兩番苦心用計,不能解圍,真是急迫之至。眾頭領亦無法如何。


  及至次年春暖,徐槐整頓戈甲,鼓勵兵將,直攻二關。這番不比從前,端的十分勇銳。吳用率眾盡力守御,徐槐只是晝夜不息的攻打,只見關門左隅,漸漸將倒,吳用忙催眾人在里面補筑城墻,并工趕筑,一日而就。外面的墻已坍壞了,幸喜里面一層擋住。徐槐策眾又攻,不數日里面這層又要攻破,吳用又催眾在里面補筑。筑一層,打透一層,直打到第七層。徐槐見吳用如此防御嚴密,只得收兵少息,當時退保頭關去了。吳用怒氣不平,率眾直攻頭關。徐槐守住頭關,槍炮矢石,密麻也似堵御。原來徐槐的糧草器械,自有都省及曹州府下官府,周流不絕的解送前來,所以不憂匱乏,盡夠備御。當時吳用攻頭關,徐槐守頭關,又是一月有余,已是四月天氣,吳用無可如何,只得退去。誰知吳用一退,徐槐隨即進攻二關。自夏歷秋,彼來此往,竟無休息。


  這日,徐槐攻關正在緊急,吳用百計防御,真是心血費盡,忽接宋江報失新泰之信。吳用大吃一驚,跌倒于地。眾人急前喚醒,吳用長嘆一聲道:“天之亡我,不可為也。”眾兄弟都相向無言。吳用定神半晌,傳令二關嚴緊把守,這里以心問心,足想了一個時辰。初意欲教宋江棄了泰安、萊蕪,收集兩處兵馬,速回本寨,協力相助,退這徐槐;繼想此刻還虧得泰安等處拒住云陳,若收兵而回,云陳二處必隨跡協攻山寨矣,便寫起一封書信,著原差赍回泰安,呈與宋江。書內言“新泰既失,萊蕪萬不可疏虞,須要小心防守”等語。來使赍書去訖。


  吳用仍登二關去看守了一回轉來,十分納悶,暗想道:“外患如此之緊,本寨被困一年有余尚不解圍,如何是好?”尋思良久,竟無妙法,便命蔣敬將山寨中錢糧通盤核算報來。蔣敬領命,次日將寨中錢糧徹底清查,稟復道:“寨中錢糧,業已查清,如果一無增減,僅敷一年支銷。”吳用聽了這話,心內愈加憂煎,想:“此刻被官軍四面攻圍,如此緊急,如何出去借得來糧。若非速出奇計,退了徐槐,萬無生理。”想了半歇,竟想不出法兒,只得登關守備。守了三日,徐槐攻打愈急,竟有一鼓而下之勢。吳用亦險些失守,眾頭領死命抵住?纯刺焐淹,關門幸未失陷,徐槐也收兵回營。


  當夜,吳用在帳中聚集眾頭領商議道:“徐官兒這樣攻打,終非妙事。我想欲解此厄,計非傷動鄆城不可。鄆城一動,那徐官兒顧本要緊,必然分兵還救鄆城,這里頭關便可圖了。但此地人馬不能殺出,濮州兵又被截林山阻住,惟有嘉祥一路尚可暫時分兵。只是鄆城沒有內應,嘉祥出兵進襲,亦屬徒然。眾兄弟可有妙法否?”眾頭領聞言,均各低頭無計。只見張魁開言道:“軍師容稟,那年軍師破曹州時,曾有遣凌振兄長入城埋放地雷之計。彼時戴全兄為內線。戴全因進城不得,托小弟做主安排;小弟因家在西門之外,難以設施,幸有一心腹至交,姓李名仁,住在北門之內,凌兄作寓其家,潛地行計,因得成事。只可惜大軍進城之日,這好友李仁已急癥亡故了。他的兄弟李義,卻在鄆城縣內管理火藥局事務,也是小弟的至好,倒好借作內線,就中取事。”


  吳用聽罷,只是沉吟。只見石勇悄悄的問張魁道:“你所說的李義,是不是綽號叫做直頭老虎的?”張魁道:“正是。”石勇便對吳用道:“軍師不必疑慮,這李義也與小弟有交情的。”吳用便問怎樣交情,石勇道:“那年小弟到鄆城縣投奔公明哥哥時,是他指引路的。他起先不是鄆城火藥局的司賬,是個做客為商的。小弟在大名府開賭場時,他常到賭場里來,因此認識得他。小弟后來打死了人,承他庇護,得以脫逃。端的是個有義氣的朋友。”吳用聽罷,又復沉吟良久道:“他既是張兄弟心腹朋友的兄弟,又有放救石兄弟一樁事,此去定然不妨。但雖是至好,多年不通往來,交情變遷,人心難測,你二人前去,切須精細。須先看他交情何如,再行相機行事。他如果肯同心合意,便妙極了。我想他既在火藥局內,火藥攜取極便,仍差凌振同去栽埋地雷。”二人領諾。吳用便教凌振上來,又密囑了許多話,又道:“此時事不宜遲,你等今夜便由后山洞口出去,繞道先到嘉祥,見了呼延灼,與他說明此計。你等先混進鄆城去,善覷方便,待到事已辦妥,再去約會日期,教其派上將二名,帶兵三千,飛密而來。同這時辰,地雷內發,嘉祥外襲,鄆城可破矣。”三人依計,帶了干糧銀兩,當夜起身。


  不說吳用依舊登關力拒徐槐,且說三人出了后山,星夜趕到嘉祥,見了呼延灼,說知此事。呼延灼領會了。三人不敢逗留,便一直奔鄆城去。張魁雖是曹州人氏,卻不曾到過鄆城,石勇雖到過鄆城,但住得沒多幾日,凌振更不必說,與鄆城毫無交涉,所以三人取路鄆城,端的無人識破。更喜寇警一年有余,那些關隘上專司盤詰的軍士也有些厭倦了,雖有稽查,亦不十分嚴密,所以三人倒松松爽爽的直到鄆城。那張魁到了城門邊,忽聽得有人高叫道:“老魁那里來?不要走得快,吃三大碗去。”張魁嚇了一跳,急回頭看時,認得此人是快嘴張三,卻在這里做守城軍士,便答道:“有點要事,不奉陪了,少停城里吃罷。”言畢,即領了凌石二人進城去了。那群守城的軍士見有同伙人認識,也就不來盤問。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